夫一日

山城竹马,一路相携。不管如何,至少我想陪伴他们到最后。

枝丫【鑫逸】

少年人们总是很难自己决定命运的走向,难以抗拒的外力如同海浪般将用力他们推到一起又狠狠地拉扯开来。他们一起经历了喜怒哀乐、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情义,却最终,走向了各自未知前途的岔路口。
从那一刻,少年人们的命运轨迹,不再一眼便能望到尽头,而是如同树木繁衍出一个个新的枝丫,通向未知的旅途。

—————————————————

燥热的空气里蝉声嘶鸣,不远处的篮球场里男孩们挥洒着汗水,在炽热的阳光下仍然丝毫感觉不到疲惫。
两个少年在树下长椅静静坐着,没有看对方,也不说一句话。
被高温蒸发出来的汗水浸透了他们的T恤,长久的沉默使时间走的极其缓慢。
终于,其中那个穿着黑色上衣的少年打破了这如一潭死水般的氛围。
“我们好聚好散,再见不难,不是么?”这应该是句玩笑话,只是他说的艰涩,似乎只是故作洒脱。
另一个少年闻言重重地叹了口气,双手遮住表情,闷闷的回道,“还是别见了!”说罢抬起头看了看被阳光模糊了面容的黑衣少年。
就在他想起身离开的时候,突然间,小小的公园变成了一片汪洋,越来越多的水注入这里,树木,长椅,还有远处篮球场上竞赛的男孩们,都不见了,而本该在自己面前的那个人,也被水卷到远处,他拼命呼喊对方的名字,却怎么也靠近不了,也得不到任何回应。
大水一次又一次地扑过来,最终少年也被水淹没,沉入水底。

—————————————————

“啊————”丁程鑫从床上惊醒过来,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满头大汗。
刚才那个梦真实地让他以为自己已经被淹死了,只是梦里出现的人却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
“你醒啦!”一个声音突然响起,随之冒出的还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仰起脸对着自己露出讨好的笑容,“做什么梦了,吓了一大跳?”
丁程鑫顿了顿,然后故作嫌弃的拨开他,掀开被子下床,想将身上被汗水浸透的衣服换下来,顺便掩饰因为敖子逸凑近而有些发烫的脸颊。
还没穿好,那个人又跟着凑过来,手不老实的摸上他的腹肌,口中啧啧,“厉害啊,腹肌都练出来了。”
丁程鑫唰的一下向后蹦开,无奈又羞愤地大喊:“敖子逸!你没完了!”
丁程鑫内心大喊:你别摸了,有本事撩你有本事负责么?他叹了一口气,看着敖子逸无奈的想着,负责个头啊,他根本就只把我当朋友而已吧。
“哎呀,不就是想要和你借一下那套游戏嘛,干嘛这么小气!”敖子逸嘻嘻笑着的依在衣柜上,抱着手臂挑眉道。
丁程鑫嘴上没好气的说着:“行行行,给你给你都给你,行了吧!”一边去游戏机那儿把里面新买的且只玩了一次的游戏放回盒子里。
丁程鑫想了想,将笔筒里放了很久纸条拿出来,放进盒子里,然后转身甩给敖子逸。
“Nice ball!”敖子逸往前伸手稳稳的接住,一边往门口倒着走,一边好笑的看着丁程鑫心疼的背影,“谢谢啦,过几天给你拿回来!”
然后转身关上门离开。
丁程鑫听着敖子逸在门外和妈妈亲密寒暄了半天,才终于离开自己家,他叹着气慢慢挪到窗边,看着对方走到对面房子大门前,果然停下来,对着自己的窗户比了一个大大的耶,然后才开门跳着进去。
“这个傻子。”丁程鑫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自己仍然有些发烫的脸颊,叹了口气,转身离开窗边。

—————————————————

“我再给给大家重复一下今天期末考试的注意事项,大家认真听,千万……”
班主任在讲台上嘱咐着即将考试的事情,坐着的学生们早就已经按捺不住想要离开座位的屁股,一个个眉飞色舞的互相打着眼色,约定着一会考完试该去哪里放松一下。
丁程鑫望望窗外,果不其然看到从邻班走出来的敖子逸,正和自己打着手势,嘴里夸张的做口型,说考完出来就在操场等着。
丁程鑫笑了笑,用口型说着知道了,然后就低头检查考试用的东西了。等到再抬头,敖子逸已经离开了,但是他却一直看着刚才敖子逸站着的地方,久久不能移开目光。
期末考试老师们果然没有太难为大家,虽然并没有简单多少,到大多都是讲过的题型,认真做分数不会太难看。
最后一场考试了,丁程鑫飞快的检查完试卷,看了看时间,这时候已经有几个人交卷了,但他想了想,还是不着急,于是又把卷子翻过来翻过去,直到教室里只剩下一半的人,才终于把卷子整理好,交给老师。
刚走到操场,远远的,丁程鑫就看到冲着自己用力挥着手臂敖子逸,脸上扬着他标志性地大大的笑容。
丁程鑫有些紧张,他摸了摸衣兜,想要把东西拿出来。
“这里,这里!”敖子逸这时喊道。
丁程鑫笑了笑,心里一紧,将露了一角东西胡乱塞进书包,迈步大声道:“哎,来了!”然后向着敖子逸跑过去。
夕阳将两个细长的影子拉长,由远及近,渐渐几乎重合到一起,合二为一的少年们欢声笑语不断,相携离开了校园。
晚霞铺满了整个天空,在某处角落里,月亮不知何时升起,锋利的月牙像是一个信号,预示着平静的不复存在。

—————————————————

吃过晚饭,敖子逸上楼进了书房。
“爸,什么事啊,这么严肃。”敖子逸说着,嬉皮笑脸地坐书桌上,拿起笔转了转。
“老实点。”敖子逸看到父亲从书架上拿下一打纸,边递给自己边说:“这是出国留学的资料,你这个暑假自己好好看看,好准备明年考美国的高中。”
“爸,开什么玩笑,我不出国!”敖子逸收起笑容,瞪着自己的父亲。
“我的调任下来了,这个月底就去美国赴任,你和你妈晚两个周过去,刚好我整理完。”父亲没有理会敖子逸的情绪,平静的叙述着接下来的安排。
“可是……”敖子逸还想反驳,但父亲不由分说的把资料塞到他怀里,然后接了个电话就把他赶出了书房。
敖子逸捧着资料回到房间,一股脑的全扔进垃圾桶,然后哐的一下把自己摔倒床上,用枕头蒙住头。
敖子逸烦躁的在床上胡乱发泄着,把床弄的一团乱,然后起身伸手拿过放在床头的游戏盒。
打开,里面赫然躺着一张纸条。
敖子逸把纸条拿出来,展平,上面很认真的字体写着:
敖子逸,和我考一个高中好不好?
“啊——”
敖子逸把纸条放入抽屉里,把游戏合上,翻身再次躺下。
我也想和你上一个高中,他想着。

—————————————————

昨天就约好了要一起去买参考资料,丁程鑫早早的收拾好出门,在门口看着单词书等敖子逸。
“嘿,你这么早就收拾好啦!”敖子逸趴在自己卧室的窗户边,冲丁程鑫喊道。
“是啊,所以你快下来吧!”丁程鑫合上单词书,看着敖子逸明显刚从被窝爬起来的鸡窝头,笑了笑。
“好嘞,马上。”敖子逸身影随着这句话在窗边消失不见,然后迅速洗漱穿衣,飞快的窜出了大门。
丁程鑫看到刚才还在房间里和自己打招呼的人现在已经站到自己年前,无奈的从背包里拿出面包和牛奶,说:“也不用这么快啊,喏,还没吃饭吧,一边吃一边走。”然后把手里的东西递给敖子逸。
敖子逸几口吃完面包,叼着牛奶袋犹豫的看向丁程鑫。
“你想考哪所高中?”
丁程鑫瞬间不淡定,清了清嗓子,道:“育才。”
“咱们本校啊。”
“嗯。”
敖子逸想了想的确对自己难度不是很大,他知道这应该是丁程鑫再三考虑之后按照他的成绩选的。
他摇头笑笑,看向丁程鑫的侧颜想,真是个温柔细心的人啊。
走到街口,两人看到对面奶茶店,决定还是买杯奶茶再去坐轻轨。
两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的过马路,讨论着未来高中的事情,忽然一股力量把丁程鑫推向前面。
丁程鑫摔倒在地,他忍痛起身,回头看向敖子逸,眼前的一切令他慌乱的扑了过去。
上一瞬还和自己说笑着的少年此刻仿佛失去了生机,脑后渗出的鲜血染红了地面,丁程鑫感到眼前一片鲜红,什么也看不清,只能听见周围人们熙熙攘攘的打电话叫急救车,还有人说着好可怜啊之类的话。
他紧紧握住敖子逸的手,想要呼唤他的名字却发不出声音。
丁程鑫感到自己的心狠狠地抽痛着,他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
一个月后

—你快起来,训练就要迟到了。
—喂,你醒一醒呀,还不起床。
—平时不是最积极训练的就是你嘛,今天怎么这么懒,快点,我数三二一,快点起来啦!
—三。
—二。
—一。
……
梦里聒噪的声音终于消失了,丁程鑫失落掀开蒙住头的被子,却被眼前突然出现的脸吓了一大跳,反应过来后。眼眶通红。
“敖子逸!”
“是我啊,那么惊讶干什么?”敖子逸笑着起身在床上坐好,盘腿看着激动的流泪的丁程鑫。
“你好了?没事了?这么快就能出院了?”丁程鑫惊喜的问着,一边用手试探着抚向对方本应缠着纱布的额头。
敖子逸没有回答而是偏过头躲开,伸直腿一下子跳下床,走到桌子前,拿起放在书桌上的两张游乐园的票,在手上拍了几下,转头说道:“我刚才看到这里有两张票,你什么时候买的?”说着凑近丁程鑫。
丁程鑫看到他手里的票吓了一大跳,连忙慌乱的下了床,抹干眼泪,跳着脚想要从敖子逸手中抽出来。
“你给我!”
“不给不给,除非你告诉我你想跟谁去玩?”敖子逸跳着跑开,一边张牙舞爪的甩着两张票。
丁程鑫脸已经通红,但想到敖子逸好不容易出院了,还是定了定神,停下脚步,对着敖子逸大声喊道:“我买了,想带你一起去玩!”然后上前抢过敖子逸手里的票,细细捋平。
这两张票他提前已经买了很久了,一直想找机会给敖子逸,但是犹犹豫豫错过了好些机会,好不容易想着要给他,结果敖子逸还……
丁程鑫看着敖子逸,心想,还好现在他没有事。
敖子逸这时候已经反应过来,眼神闪了闪,握住了丁程鑫拿着票的手,说:“好呀,那我们现在去吧!”抬头粲然一笑。

—————————————————

“哇,还挺大的啊!”敖子逸拉着丁程鑫,飞快的检完票进入了游乐园,然后回头对着已经气喘吁吁的丁程鑫一笑,“那,咱们从哪里开始啊?”
丁程鑫直起腰,抬头看着兴奋状态的敖子逸,无奈笑笑,说:“你说从哪就从哪吧。”
于是他们飞快的穿梭于游乐园的各个角落,以极大的热情和挑战的决心完成了各种各样的游戏项目,诸如跳楼机、大摆锤、过山车、海盗船、飞行塔、大海贼、旋转苹果、激流勇进、吃惊房屋、旋转秋千……他们感到十分刺激和开心……
当然,以上都是不可能的。
鉴于丁程鑫怕高怕鬼,敖子逸怕鬼怕水,于是两个人在游乐园走了一圈之后,选择了平均年龄五到十岁的游乐园经典游乐设施——旋转木马。
虽然丁程鑫是拒绝的,敖子逸也不是很情愿,只是好不容易来了一趟游乐园,实在是想玩些什么,不然实在划不来,最终经历了一番挣扎,丁程鑫拉着敖子逸强忍着不看旁边家长和孩子们奇特的目光,毅然走向了旋转木马的售票处。
丁程鑫买票的时候还有些不自在,但是等到终于坐上旋转木马,感觉就像拥有了全世界。
敖子逸久久地看着丁程鑫在那儿兴奋的左看看右看看,不由出了神。
丁程鑫兴奋劲过去,才发现敖子逸一直都没动静,他转头把脸轻轻靠在细杆上,手在敖子逸眼前摆了摆,轻轻问道:“你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敖子逸倏的一下将身体倾过去,靠近丁程鑫的耳朵,回答:“在看你。”
没想到敖子逸突然靠近,丁程鑫吓得往后仰,差点掉下马去,幸好敖子逸反应快,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才幸免于难。
丁程鑫仿佛被烫到一样,瞬间坐正挣脱开,脸通红的对着敖子逸,结结巴巴的说不出完整的话。
“我……你……哎呀,那你……”
“我什么?又你什么?”敖子逸笑着倚在杆上,“嗯?”
啊,真是该死,这样下去自己怎么藏得住呢,丁程鑫想着,我是真的喜欢他啊。
“该下去了!”丁程鑫说着跳下来,跑了出去。
敖子逸愣了愣,笑着摇摇头,“还真是一个样。”话音刚落,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笑容渐渐消失,眼里也多了几分犹豫。

—————————————————

玩了好几圈旋转木马,终于尽兴的两个人蹦跳着买了冰淇淋,坐在长椅上看着华灯初上的游乐园和依旧嬉闹的人群。
丁程鑫舔着甜筒,看了眼正咧着嘴笑的敖子逸,犹豫的问:“你……”
“我,怎么?”敖子逸大口咬着手中的冰淇淋,含糊应道。
“就是……你,是要出国吗?”
丁程鑫低下了头,懊恼着自己问出口的问题。
又说:“我听我爸说的,你不用回答,不管怎样都是你自己的决定。”
然后转头瞟了眼敖子逸,催促道:“快吃吧,一会该化了。”
敖子逸仿佛陷入沉默,很久都没有说话。
他心想,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啊。
之后两个人把甜筒吃完了,也只是呆呆的坐着,没有一句对话。
游乐园里人来人往,热闹无比,彩灯气球渲染着欢乐地氛围。但是在这个长椅上,时间仿佛凝固,静悄悄的,仿佛没有丝毫声音能穿透无形的屏障到达这里。

—————————————————

“丁程鑫。”敖子逸拍拍手站起来,率先打破了沉默,“我们去看烟花吧。”
丁程鑫抬头,看着敖子逸正对自已绽放大大的笑容,一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远处的观景台。
似梦似雾的灯光下,少年看起来美好又飘渺。

—————————————————

等到丁程鑫反应过来,人已经站在看烟花的绝佳位置上了,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敖子逸的紧紧握在一起。
第一个烟花在天空中炸响的时候,丁程鑫忍不住吓得捂住耳朵。
敖子逸笑着抬手捏了捏丁程鑫的后颈,然后手臂顺理成章的搭在丁程鑫的肩膀上。
“对不起。”丁程鑫听到敖子逸在耳边说道,他感觉到敖子逸的气息呼到自己脖子上,痒痒的。
丁程鑫疑惑,明明该说对不起的是自己啊!明明他因为自己受伤住院,昏迷了那么久,自己竟然还想干涉他要不要出国。
丁程鑫转头刚要说话,却感受到柔软的触感擦过脸颊,敖子逸明亮清澈的双眼近在眼前,他似乎听见了自己的心跳。
砰砰砰——
敖子逸愣了一下,看着脸红到快要爆炸的丁程鑫,在烟花的光芒下愈发好看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越笑越厉害,渐渐变成哈哈大笑,笑弯了腰。
丁程鑫恼羞成怒,瞪了他几眼,也忘了要说的话,转头气呼呼的撅着嘴,直直看着夜空上绚烂的烟花。
敖子逸终于停下了大笑,抬起头却不见笑容而是满脸泪水。
他看着他心心念念的人活生生的面容,释然一笑。
敖子逸走到丁程鑫背后抬手遮住他的双眼,下巴轻靠在丁程鑫的肩膀上,轻轻道:“我不是敖子逸。”他想了想,“不对,应该是我不是这个世界的敖子逸。”
烟花爆炸的声音很大,仿佛在身体里爆炸,旁边观看烟花的人也很多,熙熙攘攘说话笑闹不停,可是丁程鑫依然清晰的听清了敖子逸说的每一个音节,每一个字,可他不明白,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丁程鑫想要转身看看敖子逸,可却挣脱不开,只好喊到:“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别动,听我说完。”
敖子逸的声音带着安抚的意味,丁程鑫依稀感觉接下来的话很重要,也就不在挣扎。
“你知道平行世界吗?”虽然好像在提问,却并没有等对方回答,敖子逸继续说道:“我和丁程鑫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我们无论做什么都要在一起,一起写作业,一起打游戏,一起去上艺术班。”敖子逸仿佛想起了那些时光,嘴角挂着浅笑。
“我一直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任何人,任何事都不会分开我们。前路无论是荆棘还是沼泽,只要我们一起面对,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我一直这样以为,但事实是,我们很快分开了。”
“他离开了你?”不知为什么,丁程鑫觉得他没有说谎。
“不,是我放开了他。”敖子逸哽咽道。
“为什么?”
“太多太多原因了,生活那么复杂,又怎么能说清楚呢?”敖子逸吸了吸鼻子。
继续说道:“但或许这些原因都只是借口,真正分开我们的,是我的放手,和他的不回头。”
“你没有去找回他吗?”丁程鑫拉下敖子逸遮住自己眼睛的手,安抚的拍了拍,问道。
“太晚了,他……我再听到他的消息时,他已经……”敖子逸呼了一口气,“溺水,离开人世了。”说完还是没忍住,泣不成声。
丁程鑫突然想到自己那个梦,梦里两个少年的模糊的身影渐渐清晰起来,安静的公园,挥洒汗水的篮球场,还有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水,毫无逻辑的故事此时安上了另一个世界的脉络,似乎是个预兆。
他心想,命运真是无常。
那个世界的丁程鑫已经化作幽魂,这个世界的敖子逸,应该还在医院没有度过危险期。
两个世界的两对少年,生离死别,支离破碎的,徒留两个健全的人在烟花盛开的夜空里舔舐伤口,无力回天。

—————————————————

“这个世界的敖子逸应该今晚就会被判定是脑死亡。”敖子逸感受到怀里人的挣扎,紧接着说道,“你不用担心,他会活下来的。”
“为什么?”
“因为我就是被他召唤到这个世界的啊。”敖子逸无奈想着,这个世界的自己真是个坚韧的少年啊。
“他会活下来,你们还可以一起度过未来许许多多的日子。”敖子逸肯定的说道。
“谢谢你给我这美好的一天,你知道吗?当初他也说过要带我去游乐园,可惜……”,敖子逸看了看远处的大钟,“时间到了,记住,无论发生什么。”
丁程鑫感觉敖子逸的声音渐渐变得遥远,但他还是听清了,他说的是:
永远不要放手,千万记得回头。

丁程鑫突然感觉身后的人不见了,他转过身,只看到仰望天空的人群。丁程鑫往前跑了几步,想要找到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敖子逸,但最终,他无助的环抱着自己,蹲了下去,忍不住放声大哭。

————————————————

三天后

夏末午后的阳光还余下一丝燥气,风中带着秋日提前带来的清凉,医院某处小路上,丁程鑫推着敖子逸,慢慢走着。
敖子逸已经苏醒第三天了,丁程鑫早已确认他没有一丝一毫属于那个世界敖子逸的记忆。
丁程鑫叹息着那人消失的痕迹,又庆幸敖子逸的苏醒。
虽然还要恢复几天才能正常行走,毕竟躺了很久。
“我爸说既然我这么不愿意,就不逼我留学了,到时候让爷爷奶奶来家里陪我。”敖子逸开口说道。
“嗯。”丁程鑫看着敖子逸头顶的发旋,轻轻应道。
“所以,我们还会一起上学,然后考同一个高中,同一所大学。”
“嗯。”
“等过段时间我出院了,我们再一起去买参考资料吧。”
“嗯。”
“你别老嗯嗯嗯的,你没有什么话对我说吗?”
敖子逸仰头看向丁程鑫,皱眉委屈地想着,丁程鑫自从自己醒过来就变得不爱说话,他知道是因为担心自己,可是自己都醒了,还决定和他一起上学,他怎么还这么闷啊。
敖子逸低头,以为丁程鑫不会回答自己了,叹了口气。
“有。”
丁程鑫停下脚步,走到敖子逸的轮椅前面,蹲下,与他四目相对。
“敖子逸。”
“嗯。”敖子逸赌气学他刚才的样子,盯着丁程鑫的双眼里带着些调皮。
“我喜欢你。”
敖子逸感觉自己呼吸停了一拍。
丁程鑫轻轻握住敖子逸放在腿上的双手,缓慢而坚定的说道。
“敖子逸,我绝不会放开你的手,无论你出国念书,还是留在这里。”顿了顿,继续道,“只是不要,再让我担惊受怕了。”
敖子逸眼眶渐渐湿润,他知道自己深深喜欢眼前这个说着喜欢自己的少年,一直以来的情感压抑在心中,出口便用调笑和不正经掩饰,他从没想过会有一天迎来告白。
敖子逸脑海中出现许许多多的念头,最终却都被他甩开,他只听见自己的声音轻轻的回答着。
“嗯,我也是。”

—————————————————

微风浮动,掀起少年的的衣角,暖暖的阳光撒满这片土地,平行世界里少年们的大树,终于长出了新的枝丫。
即便未来,还会有新的挑战,和更多未知的岔路口,但无论如何,只要他们记住一句话,就一定不会再走散。

不要放手,记得回头。

加油

今天看到有小姐姐发昨天偶遇三爷和小伙伴蹦蹦跳跳吃夜宵,突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个孩子不管怎样我粉定了(๑>ڡ<)☆
他二团出道,我就粉二团;他个人出道换公司我也粉他。
孩子都调整好心态了,我们一堆没亲身经历的好像也没必要继续哭哭啼啼了。
(。・ω・。)ノ♡敖子逸,请一定要成为世界的中心!!!

好累啊

是从13年下半年开始的,从凯源和宇文兄弟,到三只,到小豆丁们,到渐渐成体系的练习生们,十二子,四子,完颜团,十子。
很难想象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我喜欢的孩子们都长大了,有的在忙忙碌碌的跑通告还要被人恶意剪辑,有的早就看透公司本质回归校园,有的离家出走自立门户,有的在这里受公司日复一日的摧残。
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公司你有什么好洋洋得意,三只出道大红大紫,你只会安排越来越多的工作让孩子越来越疲惫;师弟们努力挥洒汗水为了出道努力,你区区几个不知道有什么实力的空降塞过来就能挤走我的宝贝们。
五年了,小逸来公司五年了,舞蹈他跳的不好么?颜值他不拔尖吗?粉丝基础家族里他不数一数二吗?稳赢的牌面你生生给弃了,你凭什么?
粉丝在哭,孩子在哭,你呢?
成天卖情怀卖情怀!都卖光了吧?
他说他累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除了哭了又哭,哭了又哭,还有写下这些文字,什么也做不了。
程程被用来奶空降,小逸没有个人舞台,泗旭被边缘化,你还想怎么样?这几个在家族最久的孩子,被你们从茫茫人海中挑出来的孩子,你们就这样对他们?!
不说我们多喜欢他们,多爱他们。就说他们那么好那么好,你们怎么舍得。公司最艰难的时候他们没有离开公司,放弃了那边抛出的橄榄枝,现在名气出来了,所以你们要让别人接盘了???
凭什么啊。
你们没有能够让孩子们可以肆意施展的舞台,没有给孩子们保驾护航的手段与能力,你们凭什么得意洋洋的享受粉丝给你们掏的腰包,凭什么随意玩弄孩子们的感情,浪费孩子们的才能,消耗我们的一腔热情!!!
五年了,我喜欢这个家族五年了,今天之前我还斗志满满,想着怎么攒钱看他们出道演唱会,想着他们以后的各种美好与辉煌,可是今天下午,突然就好累好累,感觉爱不起来了。哭了又哭,想了又想,小逸已经够令人心疼了,连小逸你们都敢随意摆弄,那么另外几个呢,我真的好累啊。
家族的孩子走了又来来了又去是平常事,可他不一样啊,他们不一样啊。
低谷期他们用少年的肩膀撑起了家族,辉煌将至,他们要成为你的弃子吗?
狗公司。

(๑>ڡ<)☆一鑫一逸,一起出道吧!!!山城小竹马~

学会用眼神牵手那才浪漫,我的山城小竹马。

y的六年记

如果你不放开我的手,我一定会和你一起走。                                                                                                    ——y

第一年
      我和他的第一次见面,大概是一场再平常不过的相遇,却扎根在我的心里,记忆犹新。
       如果不是一年多来身边的人来人往,如果不是大大小小选秀的一次次失败,或许小白的到来,不会对我产生这么大的影响,一直延伸到未来。
       小白和我一样最喜欢音乐了,他的嗓音清澈甜蜜,薄荷般的香气轻柔地拂落我心头积久的尘埃,让我觉得没有必要再灰心丧气的悲伤难过下去,有他在,有这个像天使一样的存在,似乎可以坚持下去了,继续坚持下去这条未知音乐之路。
       不过现在好像没那么未知了,因为这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音乐之路。
       对了,小白现在叫我师兄哦!我也是做了师兄的人了,我会照顾好他的。
       只是小白有时候欺负起来,果然软软的很可爱啊。

第二年
       看来我的变化真的很大,他们都说我变了,变得笑容更多了。这些改变我也体会的到,是因为他啊,我的小白师弟。
       虽然每个周末都不能休息,要到公司做这些枯燥重复的训练,可是还是很期待,想要看到那可爱的笑容,听到小白动人的歌声。
       可能因为真的很想念,很期待,也幸好学校很近,老师让小白练胆量,他不敢,我就拉着他一起。我们的合唱应该真的还不错吧,很多人都围着我们,不过他们说了什么,有什么表情我都记不清了,我只记得老师说,唱歌时要深情的对视。
       OK!任务完成!
       我们一起参加了好多节目,小白真的很爱笑,我真的很喜欢他笑,真的特别甜。他的可爱再加上我的帅,应该可以组成一个组合吧。

第三年
       出道了,真的都没有想过竟然这会是我和小白一起携手走出的路。希望我们不止会有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而且还有无数个十年,一直一起走下去,这条我们俩音乐之路。
       踏上这条路真的很兴奋,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真的让我们幸福感爆棚。
       但随之而来的铺天盖地的谩骂声让我和小白都手足无措,我看到他收到攻击性的信与礼物时偷偷红了的眼眶,也看到他偷偷把给我的信拆开来一封封看,有的拿走了,有的放回去了。
       反正最后我看到的都是赞美与喜爱。
       小白舞蹈不好,我总要督促他才行,但是他很听我的话,有时候自己犯懒了,还会知道过来找我,他总是用撒娇一般的语气说,队长~管管我吧。
       我的小队员是真的真的很可爱了。
       
第四年
       小白自己写了一首歌,天啊,他太厉害了!
       粉丝一定很感动吧,他的歌词写的这么美好,这一次竟然轮到我来羡慕她们了。
       一直以来的舞台都是我们一起的,我知道他紧张,因为害怕一个人上台手都凉了,说话时气息都乱了。作为队长和师兄的我怎么可能不去鼓励他呢,我在台下陪着你,唱撇了有我陪着你,我是这么对他说的。
       小白真的很像天使。在后台我看着舞台上只留一束光,轻柔地洒在小白的身上,他投入的演奏钢琴,伴随着他微微发抖却依然清澈动人的嗓音,优雅的音符自他的指尖流淌出来。我竟然害怕他在光芒中不见了,我突然不想让小白长大。
       这个小呆子,蛋糕上的翻糖是我精挑细选的啊,他竟然都不仔细看看就要切蛋糕,不过准备的小龙虾小白吃的很香,希望要是他能多长些肉就好了啊。
     
第五年
       渐渐好起来了,名声越来越大,喜欢我们肯定我们的人也越来越多了,我和小白也越来越忙了。但是还好虽然很累,但我们互相陪伴也就没有那么辛苦了。
       可是有时候还是会分开工作,真的好担心他,不是担心他做的不好,我只是怕小白没人依靠,他一定要听我的话,每天跟我打电话才行啊,今天约好了给他唱彩虹,这首歌很适合他啊。
       最近总有人挑拨我们的关系,可我们才不会理会他们,会一直走下去,红个天翻地覆给他们看!
       今年生日的时候,想到小白在后台看我的开场就觉得激动,选歌的时候就在想,他看到了一定开心,那是最喜欢的绿色嘛!
       小白又长大一岁,虽然还是甜甜的,萌萌的,可为什么总是很想哭,我在天气瓶上写下了的心意,他知道吧。
       
第六年
       时间过得真快,这一年有他陪伴是时间更少了,每次间隔很久又见面时不但没有一丁点儿的陌生,而且反而会更加亲密,笑容也比以前多,我们都很珍惜能够相聚的日子吧。
       小白真的成熟了很多,但是我觉得他笑起来还是像个小孩子,可爱又单纯。
      回想这六年来,我和小白一步一个脚印,每一丝一毫我都记在心里,我打从心底里觉得,如果那年在声乐教室里他没有带着甜甜的笑容推门而入,坚定的走入我的世界,就绝没有现在坚持音乐道路的我。我把我们的相遇编成了舞台剧,他有没有一样的感触啊。
       他就是我的小天使,让我体会人生的真谛。
       今年真的太忙了,可小白却没有因此放下音乐,他写的歌,每一句,每一曲都倾注了十足的心血。小白真的很有才华,在我迷茫或者走偏了道路的时候,他总能用歌声让我找到方向。
       小小的吉他在我的房间里,谁都不能碰,那是我们关于音乐的约定,绝对不会浪费他的心。